亚太集团分公司

选择分公司看联系方式

如果您是房产开发商,请联系总部。

联系总部

房产投资故事

我的投资故事——乡村女孩到五套房产投资者

大家好,我叫任艳平,来澳洲十多年了,大家都很顺口地叫我艳平,就没再起英文名字。

前些天看到Ironfish的微信文章里讲到他们阿德莱德公司的年轻“鬼妹”一年里投资了两套房子,很激励人的真人真事,联想到自己,觉得自己也挺不简单的,就顺手发了条信息给我的投资顾问、Ironfish珀斯公司的总经理Helen:

“Helen,你觉得我一年买了5套房子,是不是也挺厉害啊?” 

Helen很快就回了:“当然啦艳平,你是最棒的一个!有空给大家讲讲你的故事好吗?”

前一段工作一直很忙,中间还换了两次工作地点,空暇时想想自己走过的路,的确挺为自己自豪的,我就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经历吧。

我老家在河南农村,家境非常普通,可能是因为我从小就特别喜欢读书吧,成绩一直很好,家里因为我喜欢学习,就专门供我一个读书,我很感恩家里几乎倾注了所有财力供我读了中学、大学。我是我们家唯一念过大学的孩子,也是我们村里考进城的不多的人之一。

 

按理说,我一个农村人,能到省城工作就已经很知足了,怎么还能想到出国呢? 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次学校来了外国交流生,我从他们身上感觉到,外面还有一个很大的世界,我就特别渴望去外面看看。我很努力地学英语,心想以后出国时就用得上了。 工作后我得到了一个working holiday(打工度假)的机会,来到了澳大利亚珀斯。

这个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美好,让我大开眼界,一年签证很快就要到期了,我虽然期待留下来,但是根本没选择,准备回国继续做护士了。这时居然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有一对新加坡夫妇一直待我很好,听说我要走了,问我:“艳平,你想留下来念书吗?”我说:“不可能的。” 他们说:“要是可能呢?” 我还是说:“不可能的,我连学费都交不起。” 没想到他们说:“要是我们借给你学费呢?”… 真没想到我这么幸运遇到这样的好心人!于是我读了硕士,我的英语很好,毕业后很快找到了工作,顺利成为了澳洲居民。 那对好心资助我的夫妇和我多年来一直是很好的朋友。

我学的专业在当年非常冷门:临终护理,选这个专业可能是因为我从小便有些悲天悯人吧。在澳洲继续深造同一专业,后来一直在养老院工作,护理那些生命最后阶段的老人和绝症病人。  

我是怎么开始房产投资的呢? 其实在开始投资之前,我已经想这件事很多年了。我先买了自住房,工作七八年后攒了十几万块钱,我知道钱不能放在银行里,一直想要做投资,于是到处找人找机会,也自学了很多投资知识,但是选来选去总是觉得不踏实,所以七八年中除了自住房,一套投资房也没买。有一天我在养老院遇到了Ironfish的Helen,那时我的一个同事已经是Ironfish的客户,Helen当晚正好来找她,于是我同事就介绍了我们认识。当时匆忙说了一两句话就继续忙工作了。Helen没再找我,我也每天继续我的工作,一晃又是两年过去,一次活动上我认识了Ironfish的Vicky,我跟她说起我一直想投资但是没找到门路,她建议我找Helen谈谈,于是我和Helen终于坐在了一起。

    

和Vicky(左)、Helen(中)在一起

我记得我们见了两次,每次都谈了很久很久,我问了超级多的问题。 我用了两天时间把我多年来所有的投资疑问都探讨清楚了。我很惊讶Helen在整个过程中的耐心专注、她的投资知识经验如此丰富、还有她对于投资的心态特别平和,让我无法拒绝!

2016年4月,我在她的建议下,买下了第一套投资房,是一套布里斯班的别墅。 这中间还有个小插曲:当时说土地过户是6月份左右,我心里盘算得很好:赶在6月底前过好户,这样这个财年我可以马上退些税回来。 可过了几天Helen告诉我,土地过户推迟到七八月份了,计划变了,问我是否还要继续,不买也没问题。 我很高兴Ironfish这么坦诚,因为那时候合同还没签,我完全可以改主意,可他们一点儿都没隐瞒我。那时我已经把投资这件事想明白了,这事得赶紧做,不能再拖,得抓重点,我要的不是这点小钱,关键是趁着我有能力时把投资这件大事做成。所以没有任何犹豫我还是签了。

一周以后,我再次约见了Helen,按照她给我的方案,要多房型、跨地域的建立投资组合,我又连续订下两套公寓,一套在阿德莱德CBD Ironfish自己的开发,一套在珀斯好区Claremont,都是质量和品牌特别好的那种。订完了我就想,没想到之前想了快十年的投资,这么快就做好啦。三套房子、两种房型、三个城市,都是现金流很好而且长期增值有后劲儿的,三套房子的收房时间分散在三年里,这几个城市的房产周期也适当错开了,很适合我这样的单身单收入的人。

艳平投资的The Reserve项目效果图

当时的贷款政策还没有今天这么紧张,每次购买前,Helen都给我用他们的软件做保守计算,还帮我联系贷款经理再次确认才定下来,我感觉他们公司控制风险比我自己还严格。

我当时的工作非常稳定,那是一家私立养老院,位置和条件都不错,我已经做到了护士长。可是这三套房买下之后,我又做了个决定:辞职。

Helen告诉我Ironfish的投资理念是建立一个至少四套投资房的组合,我想我买了三套,还得再买一套才够四套,我得赶紧创造条件,提高收入,可怎么创造条件呢?

我辞了职,跟职业中介联系好,专门接边远地区的短期工作,这些工作往往在偏僻地区,人手紧缺,只要衔接得好,可以多挣不少钱。

说做就做,我只告诉了少数朋友,就开始了“打短工”的生涯。我想得很清楚,只要能做,我不惜力气,不挑地方和职位。 这两年我去了好多个地方,西澳最南边最北边都去过了,工作都很辛苦,也遭遇过各种棘手和紧急的情况,都过来了。从事这个工作身体和心理压力大,一到休息日我就抓紧时间去周边游玩放松,拍了无数漂亮的照片,也交了很多朋友。

辞职半年以后,我一算,已经多挣了好几万块了,就给Helen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的新收入,想再买一套。她知道我一直喜欢墨尔本,就帮我找了一套有优惠的现房,我一看非常难得,马上贷款成交,正好后面的房子离收房还早,打个时间差。房子还在等着成交,Ironfish的墨尔本出租经理就给租出去了,真是安心,省力又愉快的经历。

后来我看珀斯市场越来越差,明显到了低谷期,算了算手里钱还够,又买了一套很便宜的现房尾房,也是Helen帮忙挑的,她比我还谨慎,每次都算了又算,怕影响我后面的收房贷款。

这最后两套是2016年底时买下的,掐指一算,我在8个月里投资了五套房子,四个城市,两种房型,有现房也有期房,分散在三年里陆续收房。

到目前我已经成交了四套房子,前三套都很顺利,但是到去年年底第四套阿德莱德的公寓交房时正好赶上我的工作出现了空档,等了七个星期没有合同,而且政府又收紧了贷款要求,贷款一度很挣扎,但是最后还是正常贷到了款。这中间我感受到了Ironfish的服务确实很给力,给了我很多支持。 这套房和墨尔本的一样,又是在收房前就租出了,租金很好,算下来还是正现金流呢。

今年年底我正在准备成交第五套房子,这是在珀斯顶级区顶尖开发商Mirvac的公寓,虽然贷款更难,目前我还在想办法,希望找到有意合作的朋友跟我合着买,我从来没想过放弃。这个地区的房子在市场正常时很难买得起,我现在咬牙挺过去,将来就多了一个好投资。要是可能,我将来还想搬到这个区住呢,打拼多年,值得奖励自己一个好住处。

我到目前的投资经历就先讲到这里了,现在五套投资房加上自住房,投资组合已经建成,剩下就是守住就可以了,不必像前些年那样整天琢磨这件事, 可以专注精力工作。 虽然有这么多房,但是现金流没感觉压力,就像之前Helen给我算的一样,当初我真的很难理解这么多房子怎么会供得起。 看来选房和买房策略的确是很重要,里面大有学问。

艳平2018年初成交的阿德莱德公寓项目Bohem

可能有人会觉得我痴迷房子,其实房子并不是我的目标,我只是觉得买房投资是我应该做的一件事,因为从事临终关怀的工作,我比大多数人更早也更近地接触到了人生的最后阶段, 我看过太多的衰老和死亡,经历了很多这样的故事,也比大多数人更清醒地提醒自己一定要早做准备,给自己最后阶段选择和尊严。我一定得趁着年轻把钱的问题解决。我没有其他的收入来源,还没有找到另一半,没有伴侣的收入帮我,甚至国内家人还需要我来资助,不过这些都成为了我好好生活好好计划人生的动力。 

我的真正的目标是,将来我有了更多财务能力以后,要为临终关怀事业多做些事情,包括在中国建立有规模的专业老年关怀机构。这个领域还有太多空白,我这些年积累了很多经验(包括选择做短期合同工其实也有增长经验的考虑),现在我已经着手在做这方面的准备。 希望到那时我能把我的专业经验分享给更多的人,帮助到更多需要关怀的人,特别是我祖国的乡亲们 。
> >